重组 央企重组预期升温 钢铁业整合“窗口”开启

2021-05-15 21:04:01

国改赛车

在未来的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钢铁企业的兼并重组不仅仅是热身,而是要合力。

随着中国轻工业集团和中国工艺品(集团)并入保利集团,以及国资委(SASAC)关于“稳步推进煤电、重装备制造、钢铁等领域重组”的声明,市场对钢铁行业并购重组的预期正在升温。

同时八一钢铁(600581) (600581。SH)和三纲民光(002110) (002110。深交所)也发布了资产重组公告,重组对象为大股东的炼铁、能源等相关资产及关联方资产。这意味着钢铁行业的重组窗口再次打开。

对此,一家未具名的上市钢铁企业8月22日指出,“现在大部分钢厂只做两件事,一是保证高产稳产,二是做好环保工作,避免环保检查员带来的限产停产风险。目前还没听说圈子里哪个公司有改制的考虑,大家都在忙着赚钱。”

事实上,随着行业盈利能力的大幅提高,各钢铁企业做出改变的意愿也有所下降。特别是一些小型钢铁企业不愿意投身于国有企业,未来的并购趋势也将以行政手段为主,以大型钢铁企业间的强联盟为主体。

“钢铁行业的产业集中度还处于较低水平。2016年,CR10总量(前10家企业产量总和占行业总产量的百分比)为2.8995亿吨,工业集中度为35.88%,比2015年提高1.68个百分点。不过,这一水平相对较低,因为2010年的行业集中度为49%。”兰格钢铁公司的研究员徐李颖在8月22日说。

央企唱“主角”

从2011年2月开始,钢铁行业开始了五年的寒冬,期间也有一些改制案例,但大部分是民营企业,比如2012年11月方大集团(000055)重组平钢。

“一方面与当时的市场环境有关,另一方面也受到行业政策的影响。比如产能不达标就淘汰。所以很多小钢铁企业选择了联合,抱团热身的意义更强。”百川信息钢铁产业分析师王高8月22日表示。

徐李颖还表示,过去几年,该行业的效益并不好。当时谈并购的时候,有点暖心。一些业务压力大的企业可能会有这种意向,但好的企业是不愿意背包袱的。“所以,从这几年的经验来看,钢铁行业的并购之路并不是很顺利,有些意向在接触过程中大多流产。”

但是今天的情况不一样。随着供应方改革的推进,钢材价格和钢铁企业的盈利能力都有所提高。

数据显示,今年1-6月,已披露中期报告的13家上市钢铁企业平均利润增速为326%,南钢(600282)(600282)。SH)和*ST华凌(000932)(000932)。SZ)自上市以来创造了盈利记录。

与此同时,行业的繁荣程度也在不断提高。根据兰格钢铁的计算数据,第一季度每吨钢的平均生产利润为480元,第二季度上升至780元。7月以来,平均生产利润达到940元/吨。

“如果利润继续提高,除了地方政府,公司不太可能自发重组。尤其是一些小企业,此时不愿意出手,除非是对未来行业不看好或者急于转型。”王高认为。

可以看出,高利润的钢铁企业并没有太强的重组意愿,这与钢铁企业报道的行业现状是一致的。所以富人很难做出改变,更多的是依靠行政手段引导的行业整合,比如宝钢和武钢的合并。

今年6月初,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表示,下一步,中央企业将加快三大路径深度调整和结构调整步伐,稳步推进煤炭、电力、重型设备制造、钢铁等领域的结构调整。

此外,SASAC直接管理的中央企业数量已减少到100家以下,市场对中央企业融入上述行业的预期也有所提高。

但认为,虽然宝武合并为行业整合积累了经验,但在相关配套政策出台后,应充分推进央企和国企后续重组。

重新组织下一步

如果未来整合以央企为主,重组可能的目标会很明确。

宝钢与武钢合并后,目前涉及钢铁业务的央企主要有鞍钢集团、中钢集团、新兴吉化集团(601718),各下属都有自己的上市平台。

以中钢为例,它有两个公司,中钢国际(000928)(000928)。SZ)和中钢天元(002057) (002057。除了主体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600019) (600019),宝武钢铁集团对嵩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SH)

其中,八一钢铁在8月10日的重组进展中宣布,重组目标为公司控股股东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拥有的炼铁、能源、物流等相关资产,交易方式可能是公司支付现金购买八一钢铁公司相关资产。

实际由福建省国资委控股的三钢民光,也计划向控股股东三钢(集团)等公司收购三钢100%股权。

两个央企和地方国企相继停牌重组,涉及对象多为关联方企业。这是否意味着行业整合的“窗口”将会打开?

“都是区域性钢铁企业,没有代表性。比如八钢产能退出后,资产需要分类,资产不能完全流失。”按照前面提到的钢铁企业人士的说法,目前行业内的焦点主要是生产和环保,很少有人讨论重组。

但《关于推进钢铁行业僵尸企业兼并重组处置的指导意见》要求,到2025年,我国钢铁行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钢铁集团,其中8000万吨的钢铁集团3-4家,4000万吨的钢铁集团6-8家,以及部分专业化钢铁集团。

“要实现这一目标,仅仅依靠容量缩减肯定是不够的。在未来的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我认为还是会有一个兼并重组的阶段。而且这次合并重组,不仅能给集团热身,还能合力。”徐李颖指出。

王高还认为,从产能集中度来看,该行业目前仍相对分散。在供应侧改革不断推进的背景下,更多的是通过重组大型钢铁企业的方式来提高集中度,这也有利于行业的去产能。“我们之前也有过这种预期,比如鹤岗、首钢、鞍钢等大型钢铁企业的整合。”

但是,现有阻力不容忽视。

“不仅是过去几年,现在钢铁行业的并购也面临着巨大的阻力,这与其他制造业不同。”徐李颖说,钢铁企业负责地方税收、就业等。重组涉及到企业性质、所有制、投资主体、地方政府之间的区域权益等问题。

点击展开全文

上一篇: 板块 把握市场主题 基金抢滩布局热点行情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