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 公募转型发力大数据基金 后余额宝时代“互联网+”破茧

2021-04-08 12:13:43

从这次牛市开始,传统的基金产品一直卖的不错,基金公司也没有在互联网金融上投入太多精力,但其实这个时候应该更加谨慎。相比牛市,“互联网+”可能带来更大的行业周期。

本报记者陈伟从深圳报道

4月27日将推出Boss淘金100指数基金,这是继广发、南方之后又一家推出大数据指数基金产品的老式基金公司,也是公募基金行业“互联网+”的最新展示。

面对互联网,“基金公司是所有金融板块中最不冷静、最活跃的”,广发基金副总经理肖文曾总结道。作为一个擅长研究各行业发展规律和趋势进行投资的公募基金,要转型自己的“互联网+”并不容易。很多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公募基金行业人士,已经感受到了瓶颈,普遍对下一步的创新感到迷茫。

一家大型公募基金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的高管提醒,从这次牛市开始,传统基金产品一直卖得不错,基金公司并没有在互联网金融上投入太多精力,但其实这个时候应该更加谨慎。相比牛市,“互联网+”可能带来更大的行业周期。如果基金公司在牛市期间赶不上互联网金融的新潮流,那么牛市激动之后,生活可能会更加艰难。

产品方面的“互联网+”

公款的“互联网+”吹到了产品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与Boss基金旗下首个电商大数据指数直接挂钩的Boss淘金100指数基金将于4月27日推出。这款电商大数据指数基金将通过Boss官网、淘宝旗舰店、招商银行(600036,股票吧)等各大银行、券商、吉米等第三方销售平台进行销售。

4月22日,南方基金和新浪联合出品的大数据100指数基金一天售罄,10亿元上限吸引近36亿元认购资金。公告显示其配售比例约为27.88%。

“人气难以想象。”4月23日,南方基金的一个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他身边很多人都在问怎么买这个产品。

事实上,在Bosera基金和南方基金之前,GF基金最先步出大数据指数基金产品。2014年10月,首只大数据指数基金——广发百发指数基金首次以30亿元的额度募集,受到市场好评。

这三家老牌基金公司的大数据指数基金产品都选择与互联网公司合作,利用其大数据资源制定投资策略。其中GF基金与百度合作,南方基金与新浪合作,Bosera基金与淘宝合作。

用基金行业协会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席冯晓的话说,“大数据其实是我们帮助自己提高预测能力的核心能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上述三大数据指数的逻辑略有不同:广发百发和南方大数据100的优势在于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情绪分析。广发百发100依托百度在搜索市场的强势,引入金融大数据因素,即一只股票在百度上个月的搜索增量或总搜索量,选择投资者关注度高的股票,达到准确捕捉市场投资热点的目的。南方大数据100是基于金融新闻媒体和社交平台的海量数据挖掘投资者情绪。

相比而言,Boss淘金100的优势在于大型消费类上市公司的最新销售数据。博世拉基金副总裁王德英表示,该基金实际上是一只基于电子商务大数据的基本面指数基金。淘宝的产品特点决定了该产品的投资更侧重于消费行业。

Boss淘金100的数据库在于支付宝的海量消费数据(如买卖双方数量、商品价格、交易量等)。),及时反映了国民经济各行业的实时消费和繁荣程度。其投资目标是将淘宝6000多种商品与35个行业、1700多只CSI股票进行匹配。

“大数据基金产品是个不错的方向。”上述一家大型公募基金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的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这显示了互联网与公募基金结合的更多可能性。

当然也有不同意见。一家公共基金的电子商务部门主管冯益阳(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大数据基金产品的发展仍需观察。个人认为不是颠覆性产品,但只会成为基金投资品类的补充,不能成为主流。大数据指数能否长期跑赢大盘,目前仍有疑问。毕竟,从全球经验来看,没有一个量化模型能够永远成功。

后平衡宝藏时代的沉默

三家老牌基金公司推出大数据投资产品,是互联网plus在公募基金行业的最新成果。相比之下,之前以余额宝和田甜基金网为代表的创新主要体现在渠道方面。

余额宝让田弘基金弯道超车。截至2015年第一季度末,田弘基金包括子公司和非公开发行在内的总规模达到9423亿元,同比增长近20%,规模接近万亿大关。其中,余额宝2015年一季度末规模达到7117亿元,比2014年底增加1328亿元,环比增长23%。

由于在余额宝的成功,田弘基金在业内遥遥领先。据天翔投资统计,华夏、嘉实、工银瑞信、E基金公司行业规模排名第二至第五,规模分别为3551亿元、2765亿元、2520亿元、2501亿元。

可见“互联网+”给公款带来了很大的变化。很多公募基金都很重视这个领域,害怕在新的曲线上落后。除了田弘基金,华夏基金和汇天富基金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也得到了业界的认可。

华夏基金于2012年建立互联网金融框架,并于2013年1月推出Live Link(华夏基金旗下的现金管理账户)。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末,与Live Link挂钩的货币基金华夏现金增(003003,基金吧)成为全市场第二大货币基金。此外,华夏基金还与“BAT”合作:参与了基金的百度金融平台和淘宝店铺,然后在2014年1月,华夏基金与腾讯合作推出微信理财。

汇天富基金早在2009年就推出了现金宝,这是市场上第一个“宝贝”产品,比余额宝早了四年。此外,汇天富基金还与苏宁、微信、新浪、浦发银行(60万股)、民生银行(60万股)、一号铺、Ctrip.com、Tuniu.com等至少11家网络平台进行了合作。

但在与互联网的第一轮深入接触后,基金行业的进一步“触网”开始失去方向。

4月20日,王德英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基金公司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已经积累了很长时间,以余额宝为标志,在经历了一个良好的市场机遇后,货币基金类别迅速爆发。但余额宝出来后,感觉行业进入了一个相对平静的阶段,是行业的发展规律积累了很多。

王德英认为,余额宝之后,公募基金的创新有两个方向,包括产品创新和平台创新。产品创新方面,一个是产品投资标的的创新,比如投资标的从货币市场到债券市场、商品市场,以及与互联网的对接;一是金融产品基本业务流程的创新,利用互联网使产品的销售和服务更加便捷、高效、体验更好。此外,大数据基金这类产品也是产品创新,将互联网应用到金融产品的生产中,成为一种投资策略。

在平台创新领域,以前大多是B2C平台创新,提供一个平台把机构的产品推给个人。在王德英看来,接下来的方向是提供C2C平台,基金公司或者金融机构提供销售平台,投资者可以在这里进行交易和交流。目前业内一些公司正在做相关探索。

公款混淆

作为一个擅长研究各行业发展规律和趋势进行投资的公募基金,要转型自己的“互联网+”并不容易。

上述一家大型公募基金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的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现阶段公募基金已经做了互联网金融,现在大家都很郁闷和焦虑。公共基金很难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取得新的实质性突破。这样做了两年,感觉更深刻了。

这位高管提到,目前在公募基金中找互联网金融人才并不容易,最近人才流失依然严重,比如华夏基金零售直销总监赵欣瑜离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赵欣瑜的新目的地是南方基金投资研究部前主管邱国禄的高一资产。此前,在赵欣瑜的领导下,华夏基金的互联网金融布局得到了业界的相当认可。

据媒体报道,自2014年以来,南方基金电商部原负责人郑微博、汇天富基金原负责人杨刚、博世拉基金原负责人盛振波均已离职。

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困境是,互联网金融在发展初期花钱特别多,但是很难有效果,目前给基金公司带来的增量也不大。据冯益阳估计,对于大多数公募基金来说,互联网金融对公司业绩的贡献在3%以下。

还有公募基金行业的人怀疑空他们在互联网金融上有多少创新。

4月23日,某券商公募基金总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基金公司的本质属性是资产管理机构。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还是要互联网公司搭建平台,基金公司来执行。尝试互联网金融的经验表明,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中,券商这样的综合性机构转型非常大,而互联网基金中的基金公司转型有限,甚至只能成为配角。

总经理表示,很多基金公司已经尝试了电商,如丰收基金(博客、微博)、汇天富基金等,投入很大,但效果不明显。除了货币基金的完善,其他领域都没有取得任何效果。

风的思路更准确的说是互联网行业的现状:“从流量来看,支付宝和微信的流量已经发展起来,最大的一块蛋糕已经分了。剩下的空有多大?从投资类别来看,除了居民现金存款被货币基金替代之外,其他类型的基金产品,尤其是更主流的股票基金产品,能带来多大的涨幅?”

“我感觉目前公募基金行业的一个不好的现象就是基金公司在互联网金融方面越来越浮躁。”冯亦扬说,最初的网络直销概念,然后是电子商务,再然后是互联网金融,更多的是虚拟而不是一个概念。同时,基金公司更渴望急功近利。这个领域本来需要1.1滴,但是基金公司投了这么多,希望你有爆发式的增长。

从长远来看,“互联网加”的大趋势是无法避免的,问题在于如何应对。

上述一家大型公募基金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的高管表示,尽量不出结果是必然的。从互联网思维的角度来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是基金公司带来多少增值,而是基金公司能给用户带来多少收益,是否真正满足了用户的需求,解决了用户的痛点。

这位高管提醒说,从这次牛市开始,传统基金产品一直卖得不错,基金公司也没有在互联网金融上投入太多精力,但其实这个时候应该更加谨慎。相比牛市,“互联网+”可能带来更大的行业周期。如果基金公司在牛市期间赶不上互联网金融的新趋势,牛市激动之后的日子可能会更难过。

上一篇: 股东 产业资本净减持额创历史新高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