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肺第一要药 "补肺丸"真的能补肺么? 知名"维权人士"王海:NO

2021-03-08 06:38:33

“全国打假第一人”王海独家访问中国经济网“我的消费”栏目,指出“补肺丸”涉嫌虚假宣传。中国经济网/发展

中国经济网北京6月6日电-肺作为人体与外界气体交换的重要器官,无需解释。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和城市化的不断推进,由于汽车尾气排放、持续雾霾天气和吸烟等不良生活习惯,肺部相关疾病的发病率逐年增加。

中成药主要起保健作用,治疗效果不明显

人一旦得了肺病,不及时就医,势必会对生命构成威胁。市面上有很多种治疗肺部疾病的药物。日前,“中国打假第一人”王海是中国经济网“我的消费”栏目“王海热线”特别节目的独家嘉宾。“补肺丸‘真的能补肺吗?”在专题访谈中,相关药物在改善和治疗肺部疾病方面的疗效并不明显。

王海说,医院用来治疗肺部疾病的药物,大部分都是西药。相对于传统中医,尤其是中成药,发挥特别明显作用的药物很少或者很少听说,而中成药主要是起到保健的作用。

王海进一步指出,中成药作为国药,给大众的感觉是治疗过程比较慢,但是可以扎根,毒副作用小。一些企业钻了这样一个空。其实中成药的效果是很难判断的。因为临床上很多“安慰剂”的疗效只有一半。换句话说,就是给人一个心理暗示,心理安慰的话也会有一定的效果。其实它所谓的治疗效果并不讨人喜欢。

王海认为,如何判断中成药的疗效需要进一步的科学论证和更加严谨的考量。但据我们所知,大部分中成药的疗效并不明显。

“补肺丸”制造谣言,让患者恐慌

王海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指出,比如说多少天能治好,多少年的肺病几天就能治好,有效率是多少,还有利用患者宣传疗效,所谓的“自我表现”,鼓吹各种治愈率。有谣言,故意虚构事实,给患者或公众造成恐慌。

王海说“补肺丸”通过以上手段让患者恐慌。厂家说:“咳嗽哮喘,会死,肺会缩小。如果咳嗽和哮喘没有补充肺部,可能很快会导致你的死亡。”通过传播这样的谣言,可以达到促销的效果。

“补肺丸”杜撰“红场外中药”概念,忽悠人

王海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解释说,所谓的“红色OTC中药”其实就是这样一个靠武力编造出来的概念。众所周知,OTC是非处方药的象征。至于用什么颜色,国家有要求,一定要标上醒目的颜色。厂商趁机隐身,发明了一个概念,一个“红色”的概念,应该作为大家的警示。给人一个醒目的logo,宣传一个官方概念。提醒消费者这是非处方药。

王海还通过中国经济网提醒消费者和患者,一定要注意鉴别OTC的概念。OTC是非处方药的标签,没有其他含义。不要被所谓的颜色误导。不要被广告的谎言所迷惑。

低非法成本让非法药品制造商无所畏惧

王海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最好禁止这些药品广告和医疗广告。因为据其调查研究,现在几乎100%的二三线城市,县市的电视台,小县城的电视台,小城市的报纸,广播,都是靠这种虚假的医疗广告来维持生存的。那么,这些虚假的医疗广告,一方面误导患者,加重患者病情;另一方面,会严重损害政府的公信力。

王海指出,违法厂商的违法成本非常低。在二三线城市,尤其是这种电视购物,包括报纸等媒体渠道,给老虎添麻烦。

据相关统计,不法厂商选择在凌晨和午夜时分进行宣传,每天播出一轮2万元左右。王海承认发布虚假广告的成本是由市场调节的。这种地级市,或者这个县城的中等,可能会便宜一些。

王海进一步解释说,非法厂商不是把信息传播作为屏障,主要问题是非法成本低。事实上,发布虚假广告的成本相对于其销量并不一定低。据非法厂家调研观察,一个药品或者一个虚假医疗广告的平均罚款一般不超过一万元。结果非法厂商花了少量投资,即使最后被抓,处罚金额也和他实际获得的非法利润不成正比。

王海直言,如果广告费按每天2万元计算,那么违约金几乎不到半天广告费。违法厂商可能连续做虚假广告一年并被处罚一次,或者连续做虚假广告几个月。罚款1万元,或者5000元。这个数额相当于这些卖假药,卖假保健品,搞这种非法医院的骗子半天的时间。说到底,现有的惩罚措施根本没有惩罚意识。尤其是网上这种虚假广告更严重。

针对政府部门打击保健食品虚假扩散的现状,如何实施是关键。对此,王海有自己的解释。

王海认为,实施难度很大。因为,这些发布虚假广告的媒体,很多可能就是这些小县城或者小城市的媒体。如果他们的虚假广告被消除,财力被切断,这些媒体的生存可能会出现问题。

“补肺丸”利用明星的虚假代言欺骗消费者

据媒体报道,产品“补肺丸”多次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通报,并“使用专家和患者的姓名和图像作为证明,含有不科学的功效断言和保证,误导消费者”。但是,经过多次通知,他们还是肆无忌惮。在王海看来,主要原因是惩罚不是惩罚性的。

王海认为,因为他被处罚过很多次,而且这些处罚都不是惩罚性的,所以他可以不断的给消费者洗脑,欺骗消费者。现在,互联网被用作欺骗消费者的主要阵地。特别是著名影视演员张铁林应邀为自己辩护。

据王海分析,近年来,张铁林在公众面前总是给人一种凛然的形象,这与他的角色有关。在名人代言中,过去很多节目都有很多提及。名人代言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是被追究责任的概率太低。首先,即使被追究责任也只是连带责任,没有多少钱可以罚。另外,被调查的概率很低。“补肺丸”之前被查处过,但张铁林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处罚。

张铁林《你有大事》、《黄妈》非法背书“补肺丸”

近日,最高人民法律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名人代言问题,相关负责人表示,“司法解释规定的犯罪主体是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和广告。出版商,从一般的理解来说,不包括做广告代言的明星。”这个“解释”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名人代言产品是否应该负责任,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王海向中国经济网解释,司法解释只说不承担刑事责任,但必须承担民事责任。当然,如果他们在民政方面没有任何问题,也可能不承担责任,但大多数情况下,名人都会明知故犯地为虚假广告背书。

王海进一步指出,张铁林在代言“补肺丸”广告时,应该知道国家是有规定的,这种不科学的说法是不允许的。有了这个制造恐慌的谣言,利用治愈率的宣传来忽悠消费者,他应该知道这些表述是违法的、虚假的,但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背书。显然,他和这些广告商、出版商和广告商形成了共同的侵权和欺骗消费者。那么,他必须承担连带侵权责任。因为他们是广告商、制造商和出版商,所以他们联合制作并发布了这个虚假广告来欺骗这些消费者和患者。因此,从民事角度来看,从《侵权责任法》来看,张铁林必须承担连带责任。

王海表示准备起诉药店和这家“补肺丸”制药厂,同时也将张铁林作为连带责任被告起诉。

595元“补肺丸”其实就是“大力丸”

在采访现场,王海说,通过“补肺丸”的网站,很容易看到“倡导”的语言,“补肺丸,治肺30年,还不如补肺30天。”。同时,著名影视演员张铁林的形象非常抢眼,他还提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概念,“补肺宣传员”。这个标题和过去一些所谓的概念不同。厂商没有说“代言人”,而是发明了一个所谓的标题。

王海进一步解释说,他其实是一个“发言人”,意义不大。另外,厂家夸大了治疗范围。从SFDA的网站上可以发现,只有非常笼统的中医概念,即补肺益气、止咳平喘的疗效是被认可的。但在其网站上,改为从根本上治疗支气管炎、哮喘;如果你能去掉根,你就能得到治疗和治愈。一个疗程,两个疗程,三个疗程就能治愈。这个所谓的谣言是关于药材的成分和补肺的后果的。同时,网站上反复出现咨询对话框,与患者和消费者建立沟通渠道。通过互联网进行药物咨询活动也是违法的。因为,类似的医疗咨询也需要得到SFDA的批准。

王海指出,网页上有患者疗效的例子,这些所谓的患者基本都是假的,肯定是假的。即使是真的,也不允许宣传。因为药物对患者的疗效可能因人而异,患者无法证明他的改善是因为这种药物。比如所谓的病人真的病了,治好了,可能是其他药物和其他治疗引起的。制造商利用许多假病人来宣传药物的疗效。而且,禁止利用专家宣传疗效。没有办法验证这类专家所描述的所谓内容的真实性,这些内容也可能是虚假的。利用科教司司长黄某某这个所谓的医学教授,把横幅拉成虎皮。

王海说,“补肺丸”网站上有权威认证、授权等标志,也是禁止的。还有一个是药厂的公章,只说明网站允许,不允许在网上卖药。因为网上卖药是一系列需要严格审批的流程,浏览补肺丸网站发现几乎都是假的或者违法的。利用所谓权威媒体的相关报道来宣传药品,其实这些所谓的宣传报道也是广告。

作为有吸烟史的王海,他自己也买了一盒“补肺丸”。在节目现场,王海自己试了药,进一步向大众揭示了“补肺丸”的真面目。

王海说,一个大盒子595元,接近600元的价格。打开包裹。里面有六个小包。里面是一个大药丸,有点像牛黄解毒丸,简直就是大力丸。从其成分来看,熟地黄、党参、枸杞子、桑白皮、蜂蜜是辅料,基本上是主要的营养成分。这也证明,首先是药,有药名,有中医标准。生产厂家是甘肃西峰责任有限公司,是否是这家药厂生产的还有待考证。但是从他的成分来看,类似的中药像公司生产的“补肺丸”。

据王海说,这种药是中药药丸,感觉像强力药丸。主要问题是接近600元的价格,六小盒药丸。事实上,去药店买牛黄清火之类成分差不多的药丸,大概十几二十块钱一盒。那么六盒“补肺丸”就是60-70元,最多100元。

为什么价格上涨了?王海解释说,这就是虚假广告的作用,通过夸大这种虚假宣传。利用名人代言,包括所谓的对患者疗效的宣传,以及这种威胁和谣言的恐吓,吹嘘自己的疗效有多神奇。为了让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多花点钱买药丸。估计患者要多交十倍。

俗话说“吃什么补什么”,但产品“补肺丸”是近几年才听说的。真的能润肺吗?王海认为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王海补充说,从其原料分析,其实是相当于保健品的成品。可能会有一些辅助治疗作用,但疗效本身是有争议的。而且其所谓的功能主治,如补肺益气、止咳平喘等,其实都是很模糊的概念。什么是准确的判断标准?补肺怎么叫?没有所谓的标准。

“让食品安全领域杀钱的人落地”的愿景很好,很难实现

王海在节目录制现场质疑“补肺丸”的疗效。针对最近市场上热议的同仁堂朱砂含量问题,进行了相关分析。

王海表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已明确告知,产品“补肺丸”涉嫌夸大其词,目前仍在市场上存活,主要是违法成本太低。而且我国刑法中有虚假广告罪。按照道理,药企经两次行政处罚后,仍然发布虚假广告的,应该能够承担刑事责任。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些虚假广告发布者很少被追究刑事责任。

王海对于“让食品安全领域杀钱的人头落地”的愿景持积极态度。但很难看出“补肺丸”是否也能落地。

王海认为,首先它有一把“保护伞”,就是获得了一批“中医准字”。

等于有了一个“护身符”,要想让它的头落地很难。虽然是“大力丸”,但它有一批“中药准子”,是它的“护身符”。因为批准的药品数量很大,药监部门可能不知道。

近年来,国家一直在加强对医药行业的监管和打击,但相关问题仍时有发生。王海说,主要原因是我国对药品和保健食品的监督管理基本上都是正规的监管,有关部门并没有对药品是否真的有效进行这些实验或研究。做临床工作就看厂家了,做一些“小把戏”就容易了。

“补肺丸”疑似虚假宣传,将追究发布虚假广告者的违法责任

王海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他已经举报了补肺丸的违法事实,证据是保留的。通过公证处,保存了一份电子数据。之所以要保全证据,是因为网络上的虚假广告和电视、报纸、广播上的虚假广告是一样的。电视、广播和报纸上的广告被存档。然后,如果你去举报,你会发现互联网有一个变化很快的特点。很有可能厂家会随时删除网页,每一个举报都要做。证据保全后,即使这些违法虚假广告被删除,有关部门仍然可以追究他的违法责任。

王海进一步解释“补肺丸”只是一种滋补作用。其实从名称上看,并没有宣传其疗效,有点类似补药。从法律上讲,是毒品,因为是毒品的名字。这款产品与以往不同的是,它的包装设计非常简单,没有花哨的概念。但是为什么会有人相信呢?主要原因在于虚假广告和张铁林的名人代言效应。通过这些虚假的疗效宣传,主要卖点是欺骗。

王海在谈到补肺丸的报道获奖几率时充满了信心。王海说,因为之前证据已经固定,调查过了,是累犯。国家工商总局已经明确通知了,所以这个事实基本可以肯定。结合当前“四反”专项整治,接下来将提起民事诉讼。广告发言人张铁林应该承担连带责任。

曾经有相关产品,也因为名人代言问题,举报者要求承担民事连带责任。但是明星反过来咬举报人,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明星本人属于受害者,对此王海有自己的解释。

根据王海的分析,“被害人也要举证。如果张铁林是受害者,他完全有能力和资格阻止这个广告的发布。比如他应该在我之前举报这个广告。”

王海怒斥,显然,张铁林存在故意欺骗消费者的行为。因为他是公众人物,要想代言这个产品,首先要检查他所代言内容的合法性和真实性。如果他不审查内容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他就会为其说话,这显然是错误的。

目前很多明星会把所谓的“球”踢给“经纪人”,他们的一切行为都会被经纪人照顾。一旦出现这个问题,消费者应该如何维权?

王海斩钉截铁的表示,以上问题没有问题,无论是经纪人还是助理。犯错的主体是明星本人。要成为名人代言人,你必须证明,或者说保证,你所说的和你所宣扬的有事实依据或者相应的法律依据。

消费者不应轻易相信药品广告,以免误入歧途

王海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首先,消费者和患者不应该通过互联网购买药物。如果一定要通过互联网购买药品,必须看是否有药品经营许可证或者通过互联网销售药品的许可证。这个可以网上查询。其次,不要相信电视、广播、报纸广告,尤其是网络广告,网络上广告的药品虚假广告应该是目前最多的。据了解,一些大型搜索引擎,甚至近一半的收入来自虚假药物广告。

根据“补肺丸”的广告,王海认为消费者一方面会耽误正常治疗,另一方面会付出很大的金钱损失。

同仁堂中成药成分符合标准和传统王海:不可信

最近媒体上不断出现“朱砂”二字,把百岁老人铜仁堂推到了风口浪尖。同仁堂集团品牌部负责人赵显红通过媒体回应称,同仁堂中成药成分符合标准和传统。

王海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同仁堂是“百年老字号”,但同仁堂已经不是早年的同仁堂了。现在的同仁堂和同仁堂的创始人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两个概念,只是上市公司。只是一般的医药公司,连同仁堂都是发布虚假广告的大公司。他的一些保健品,假药宣传,也是遍地都是。

王海坛表示,同仁堂还依靠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发布虚假广告,网上查了很多与同仁堂汤灿相关的违法虚假广告。也查处过多次,最大的招牌就是同仁堂。而其药品质量为什么特别差?原因保密。

王海进一步解释说,就像之前云南白药的“保密配方”侵犯了公众的知情权一样,同仁堂利用监督权的限制侵犯了消费者自身的权益。虽然食品药品监管等执法部门正在进行调查,但单靠行政监管肯定是不够的。而且,构建和谐社会,需要各利益方博弈。

王海认为,开放药品检测机构可以让消费者行使监督权。买药后,如果对其成分和疗效有疑问,可以找检测机构检测。这样消费者就可以掌握该药的相关质量信息,或者有毒有害信息。通过这样的第三方进行检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药品公司违法的风险成本。

以“补肺丸”为例,王海告诉记者,很明显,“补肺丸”不仅侵犯了他的知情权,也侵犯了他的健康权,肯定耽误了治疗。

通过中国经济网“我的消费”专栏,王海向包括“补肺丸”生产商在内的整个医药行业提出建议,希望中国的医药行业能给中国人一口气。因为病人去看病,一定是进口药同价,所以一定要用进口药,而不是中药。其中,不存在利益问题。中药,不仅仅是中成药,已经失去了整体的公信力。因为违法成本低,因为虚假广告猖獗,因为他们拒绝第三方的监督。所以,我们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同时,王海希望药企认真研发药物,为患者和消费者提供有价值的药物。不要专注于如何忽悠和欺骗消费者和患者。

中国经济网“我的消费”专栏特别节目“王海热线”“补肺丸‘真的能补肺吗?”专题

上一篇: 科技革命 科技革命与人类文明演进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